剧本杀游戏(监管新规落地,剧本杀走向何方?)

“剧本杀这个行业已经到分水岭了”。

在聊天的最后,我问子健如何看待剧本杀近两年的趋势,他如是告诉我。作为一个剧本杀行业的从业者,“分水岭”这个词对于他们而言,说不清是喜还是忧,洪流之中,没人能保证自己在分流之时不被吞噬。

2016年,伴随着《明星大侦探》等综艺节目的热播,剧本杀这一新型线下娱乐形式开始在国内冒头,并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内不断破圈,迎来井喷式发展。根据艾媒咨询的调查数据预测,2022年,国内剧本杀市场规模或将达238.9亿元,并在 2021年上半年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中,剧本杀以36.1%的投票率位列第三,仅次于看电影和运动健身;同时美团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2019年国内剧本杀门店数量仅2400家,12月底增加到了1.2万家。到2020年末,线下剧本杀门店突破3万家。而截至2021年4月,这一数据已超过4.5万家。

剧本杀游戏(监管新规落地,剧本杀走向何方?)

剧本杀用这一连串的数字证明了自己的市场价值,作为缔造这些辉煌数字重要一环的从业者,对于剧本杀,或许有着更为复杂的感情。

子健现在是北京朝阳“入局”剧本杀店的老板。谈及为何走入剧本杀这个行业,他用一种很轻松的口吻告诉我,“因为被裁了,我是被迫入局”。2020年,突如其来的裁员让子健从游戏媒体人的身份中脱离出来,这之后,他接连收到了来自游戏、电商等行业公司的offer,但是作为一名剧本杀爱好者,加之创业的野心驱使,他转头就扎进了剧本杀的创业浪潮中。

相比之下,Tim(孟玉洋)与剧本杀的缘分更为深厚。作为国内剧本杀行业佼佼者“探案笔记”的创始人兼CEO,Tim在2012年于加拿大留学期间就在当地创立了密室品牌escape matrix,并做到了每月数十万加元(约合人民币百万以上)的盈利。之后将这一项目卖出,获利数百万。这段创业经历为“探案笔记”的落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 在经历了线上线下的探索之后,如今的“探案笔记”估值已达数亿,成为了国内顶尖的沉浸式娱乐内容公司。

正值两会,剧本杀成为了本次两会上的热点议题被反复提及。这无疑是一个行业变革的信号,正如子健所言,“剧本杀这个行业已经到分水岭了”。对于即将到来的行业变革,陀螺与两位从业者就剧本杀的核心内容“剧本”以及政策形势聊了聊。

成也剧本,败也剧本

剧本的质量直接影响到一局游戏的整体体验,而剧本杀又具有一次性消费的特征,玩家不会重复游玩同一个剧本,这就要求店里具备一定数量的剧本储备才能留住客户。围绕剧本,整个行业构建起了发行-门店-玩家这样一套剧本销售模式,用Tim的话解释,“这是一个先toB再toC的过程”。

剧本杀游戏(监管新规落地,剧本杀走向何方?)

但是由于剧本杀门店开店门槛低,剧本的创作门槛却又相对较高,这就导致了剧本市场供需的不平衡,头部发行手握大量的剧本资源,小发行夹缝求生。线下门店要维护与各大头部发行的关系以获得各种限定本的购买权,新入局的无名小店也要为了剧本资源四处奔波,各种围绕剧本的问题接踵而至。

首先就是盗版、抄袭等问题,由于目前的剧本没有相关法律知识产权的保护,一旦自己购得的剧本被盗版,维权相当困难,“几乎不可能顺利维权”,子健表示。特别是对于高价购买的城市限定本(一个城市只有3-5家店有这个剧本)和独家剧本(一个城市只有一家店有此剧本)一旦被盗版,店家的竞争优势也就不复存在。剧本创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抄袭也是常有的事,这也为整个行业的口碑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。

其次就是剧本采购乱象丛生。由于好剧本稀缺,城市限定与独家剧本更是成为店家的核心竞争力之一,为了拿到好的剧本,给发行方塞红包、甚至房卡等乱象频发。展会作为重要的剧本采购地,甚至发生过举办方携款跑路的恶性事件。种种问题让正规经营的店家苦不堪言,某种程度上,这些问题也将行业送到了监管的风口浪尖上。

IP剧本盛行,更多游戏IP剧本正在到来

目前市面上已经有大量的IP剧本,Tim的“探案笔记”,就手握《王者荣耀》《天涯明月刀》《梦幻西游》《庆余年》《一人之下》《风气洛阳》《三体》等涵盖游戏、影视、文学等多领域的知名IP。大声量IP背后隐性的客户群体是IP剧本最大的价值,但是拥有知名IP背书的剧本,却也不一定就能受到玩家的欢迎。

剧本杀游戏(监管新规落地,剧本杀走向何方?)

比如由王者荣耀制作、探案笔记发行的《王者荣耀》IP剧本《不夜长安·机关诡》,就在玩家中反响平平,并没有带来想象中的市场繁荣。

还有更多的IP改编作品,不仅没有依靠剧本杀扩大IP声量,反而因为较低的质量得罪原有的粉丝。

究其原因,Tim认为这和剧本的发行模式有关。“非独家授权的IP剧本质量无法保证,为了抢着第一个发吃IP红利,作品未打磨好匆忙上线是常有的事;独家授权的IP 剧本因为有一个完整的打磨开发周期,剧本的质量相对而言会比较高一点。”

对于头部与腰部不同声量的IP价值,Tim同样有自己的见解,“头部IP的市场前景依然广阔,比如《王者荣耀》和《三体》这种,背后的客户群体是十分庞大的;腰部的IP,因为市场上盗版、非独家授权导致的行业竞争诋毁等问题,导致质量口碑整体下滑,因此在玩家心中,只要不是头部的IP,大部分玩家不会太在意这个本子是不是IP作品。”

剧本杀游戏(监管新规落地,剧本杀走向何方?)

而回顾上述提到的IP作品,我们会发现这些作品多来自一些互联网大厂,比如腾讯的《王者荣耀》《天涯明月刀》等,这也昭示了大厂在剧本杀行业的布局野心,特别是游戏公司手头大量的游戏IP,借助剧本杀不仅能够扩大盈利模式,还能利用剧本杀与游戏双向引流。子健表示,未来会有更多的国产游戏、影视等IP被改编成剧本,大厂资本进入让这个行业更卷了,但资本的介入或许也能给行业带来新的气象。

新规落地,行业向前

关于行业的未来发展,无论是子健还是Tim,他们都认为随着行业的成熟与监管体系的建立,行业正朝着越来越正规的方向发展,这肯定是一个好的趋势,但是阵痛期无法避免。

3月1日,上海市颁布的《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管理暂行规定》正式施行,对从业人员、场景设置、剧本内容、未成年保护等方面进行监管。不仅是上海,天津、辽宁等地也相继出台了相关文件,进一步规范化管理剧本杀行业。而全国性的政策文件也正在研究制定中,一系列的政策动向表明,剧本杀野蛮生长的时代即将结束。

剧本杀游戏(监管新规落地,剧本杀走向何方?)

在一系列的政策中,内容安全和未成年保护是相关政策最为重要的两个方面。

根据上海出台的政策显示,上海剧本杀行业经营者都需要对手上的剧本向文旅局进行报备,未报备的作品将进行下架处理。而对于还未出台的全国性政策,也不排除采用书号的管理形式,在3月10日的两会上,就有代表提议对剧本杀行业采用版号的管理模式。

管理政策的落地无疑给到了经营者更大的压力。以目前的报备形式为例,发行方将承受更大的监管与经营压力。执法部门一般直接到线下门店执法,发现未报备作品的话直接的利益受损者是经营的店家,这就使得店家在采购剧本的时候就会挑选已完成报备的作品。实力不够的发行没有足够的报备作品储备,势必会被市场所抛弃。

Tim对于作品报备持乐观的态度,他认为,在相关部门联合业内制定出明确的审核标准之后,发行方可以很方便地对作品进行修改以达到审核标准进行报备,而且根据目前他们手上作品的实际报备情况,整个报备周期其实很短,一个月以内就能完成报备。而剧本的预售制度其实也为作品报备提供了充足的时间。

作为当下火爆的线下娱乐社交形式,剧本杀在未成年人中的受欢迎程度也十分可观。有调查显示,在一二线城市,约有70%的青少年玩过剧本杀,其中有60%将剧本杀作为主要的线下娱乐活动。这也对行业在内容分级、场景设置、对未成年人的开放时间等方面,提出了更多的要求。

剧本杀游戏(监管新规落地,剧本杀走向何方?)

消防监管同样是目前所有密室与剧本杀的痛点。密室与剧本杀作为新兴行业,目前还没有与之对应的消防验收标准。这也使得众多店家的经营场所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。未来极有可能会对经营场所消防层面提出更为明确的标准。

以上只是针对线下剧本杀门店的监管,对于线上APP,或许更多的政策正在到来。

那么,未来呢?

陀螺分别问了子健和Tim一个相同的问题:“作为业内的从业者,你们怎么看行业未来两年的趋势”。我们得到了近乎相同的两个答案。

他们表示,疫情是摆在眼前的现实,对于所有的实体行业而言,这都是一道坎,但是这不会是决定行业走向的决定性因素,能从疫情之下挺过来的,都是具有一定实力的正规化经营平台,这也促进了整个行业的正规化发展;政策或许会带来一定的阵痛期,但这是行业正规化的必经之路,无法在线下生存的店家可能会转移到线上,各类新的平台会在线上冒头。

而对于剧本杀的形态,其实也在变革之中。

子健认为,在技术革新的推动下,剧本杀与前沿技术比如VR、AR等结合也是非常有可能的,目前一些预算充足的门店已经有配备相关科技设施的实景房了。

早期火爆全网的狼人杀其实已经融入到了剧本杀之中。“剧本杀是一个文化载体,和电影一样可以承载情感、科幻、历史等多种题材”,这是Tim对于剧本杀的理解之一。而他的“探案笔记”,已经将剧本杀的形式向综合业态延伸,沉浸式的文旅方式成为一个重要的探索方向。

结语

没人会怀疑剧本杀的市场潜力,无论是直观的数据报告还是身边同事朋友不断的提及,这都在提醒我们,对于这个已经不算新的线下娱乐形式,或许是时候用全新的视角去看待了。而在剧本形式与技术的不断迭代中,剧本杀的未来形态会是怎样,只有时间才能给予我们答案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违者必究。发布者:网友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xzssh.com/gonglue/142.html

关注微信